<i id="n80qk"></i>

<b id="n80qk"><small id="n80qk"><dl id="n80qk"></dl></small></b>
<b id="n80qk"></b>
<b id="n80qk"></b>
  • <xmp id="n80qk"><source id="n80qk"></source></xmp>
    1. <tt id="n80qk"><address id="n80qk"></address></tt>

      2023年07月28日網站首頁返回舊版
      >公共交通>正文

      加快建設交通運輸行業 碳排放權交易市場?

      分享到:

      排放權交易(簡稱“碳交易”)是利用市場機制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重大舉措,是推動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政策工具。交通運輸行業在碳交易試點中積累了寶貴經驗,順應全國碳市場的發展要求,加快交通運輸行業碳交易市場的建設和發展,有利于推動行業“雙碳”目標的實現。

      積極參與碳交易試點實踐

      交通運輸企業積極參與多樣化碳交易試點工作。2004年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清潔發展機制項目運行管理暫行辦法》,依據《京都議定書》的要求,我國開始以清潔發展機制(CDM)與發達國家合作,參與國際碳交易。在CDM機制下,我國公共交通領域率先開展了碳交易,其中,重慶BRT公司2007至2011年度的第一筆碳交易金額達460多萬元,鄭州快速公交2013年的碳交易金額達到557萬元。歐盟規定2013年后嚴格限制減排量大的CDM項目進入EU-ETS(歐盟碳排放交易體系),只接受最不發達國家新注冊的CDM項目。受此影響,我國交通運輸行業暫停了國際碳交易項目。

      2011年10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關于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的通知》,先后啟動了深圳、北京、上海等8個碳排放交易試點城市。試點期,北京市將重點交通企業固定源納入碳交易平臺,覆蓋公路、軌道交通、郊區客運、路政4個子行業,后逐步擴展至軌道交通、公交車、出租車等移動源。2020年,北京共有21家交通運輸企業被納入強制監管范疇,占所有減排履約企業總量的2.4%。此外,上海的碳交易涉及機場、港口和航空公司,深圳將公交、地鐵、港口碼頭納入了碳交易市場。

      2012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了《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管理暫行辦法》,啟動了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我國已形成以配額交易為主導、以CCER為補充的雙軌體系。交通運輸行業在CCER方面也進行了試點,2016年,北京公交集團3155輛LNG公交車替換傳統柴油車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12.5萬噸,在北京市試點碳交易市場上成功交易,該項目是國內首個交通領域CCER項目。

      交通運輸行業在碳普惠方面也進行了有益嘗試。例如,北京依托MaaS平臺,將個人綠色出行行為納入激勵范圍并參與碳交易,從2020年9月8日到2021年4月30日,通過碳普惠激勵行動累計交易碳排放2.45萬噸。廣州、四川和江蘇等地也在積極開展碳普惠方面的工作,為引導大眾綠色出行注入新的活力。

      2021年7月,全國碳市場上線交易正式啟動,2022年第二個履約周期,民航作為全國首個交通運輸行業被納入全國碳交易市場。交通運輸其他子行業需積極主動謀劃,為納入全國碳市場做好準備。

      碳排放核算范圍基本保持一致

      經過多年探索實際,我國碳交易市場逐步從示范試點發展到全面推廣階段。交通運輸行業在碳交易方面進行了廣泛探索,取得了寶貴經驗,但是,我國交通運輸行業碳交易總體處于初級階段。

      施工期碳交易尚未引起足夠重視。根據我國《省級溫室氣體清單編制指南(試行)》,交通運輸碳排放核算范圍以交通運輸工具為主,包括公路、水路、鐵路、民航等,基礎設施建設所造成的排放暫不包含。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國際能源署(IEA)等國際組織以及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對交通運輸領域碳排放核算范圍基本一致,涵蓋了移動源(運輸裝備)的排放,不包括固定源(交通基礎設施)的排放;僅統計本國領土境內客貨運輸所產生的排放,不包括國際海運和國際航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見,當前我國交通運輸行業碳排放核算范圍基本上與國際保持一致,利于后續與國際碳排放市場接軌。我國交通運輸行業試點的碳交易也不涉及交通基礎設施施工階段。但是,不同于發達國家,我國交通基礎設施仍處于快速發展階段,交通基礎設施施工期耗費大量鋼材、水泥等高碳材料,施工過程中的設施設備、運輸車輛、人員生產生活等都會產生碳排放,交通基礎設施的運營養護也會產生碳排放。交通基礎設施,特別是基礎設施施工階段的碳交易重視不夠,不利于通過碳市場機制促進交通運輸行業施工階段低碳發展。

      技術方法標準體系有待完善。碳排放核算方法和碳配額分配方案是碳交易的核心和基礎。2013年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發布了第一批10個行業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試行),涉及交通運輸行業的包括《中國民航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格式指南(試行)》、《陸上交通運輸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試行)》。試點城市也頒布了一些地方性標準規范。此外,社會各界積極推動制定團體標準,包括《電動汽車出行碳減排核算方法》《廣東省海洋交通運輸業碳排放核算與評估指南》《公路貨運智能匹配系統的溫室氣體減排量評估技術規范》《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項目溫室氣體減排量評估技術規范》等。在CCER方法學方面,目前適用于交通運輸領域的有14個,主要集中在公交、軌道、充電樁、物流運輸等方面。現有技術方法標準規范的出臺對推進交通運輸行業碳交易工作奠定了有力基礎,但相對于龐大的交通運輸體系,碳核算方法標準規范體系仍是制約交通運輸行業碳交易的瓶頸問題之一。

      行業碳數據精度有待提高。交通運輸系統是個復雜的巨系統,碳排放涉及多個領域、環節、行業和部門。目前,我國交通運輸行業碳排放數據精度不高。碳排放數據監測方面,現有技術條件下碳排放監測技術的應用成本高、難度大,行業碳計量設備不完善,碳計量體系沒有建立起來,碳排放監測數據的精度受到了一定程度限制。碳排放數據統計方面,由于交通運輸活動碳排放源具有空間分布廣、類型多樣、工況及運輸條件復雜等特點,數據分散在不同的行業部門和企業手中,行業碳數據統計難度增加;此外,我國的統計數據未將私家車等非營運車輛的能耗納入統計范圍,該部分碳排放統計數據缺失。碳排放核算方面,交通運輸行業主要采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兩種核算方法,對于“自上而下”法則,由于我國統計數據將“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分為一大類,同時,未將私家車等非營運車輛的能耗納入統計范圍,給“自上而下”法核算的碳排放精度造成一定影響。“自下而上”法則,由于同種燃料的排放因子,會因燃燒效率、技術、工況等因素差別很大,實測數據的不足,數據來源多樣,質量參差不齊,其精度也受到很大影響。

      搭建交通碳排放數據采集與集成平臺

      《綠色交通“十四五”發展規劃》提出積極開展交通運輸參與碳交易、自愿減排交易以及出行碳普惠機制等研究。為了順應全國碳市場發展形勢,提出如下對策建議:

      關注交通基礎設施施工期碳交易問題。當前,我國交通運輸行業碳交易核算邊界與國外保持一致,方便與國際碳市場接軌。考慮到我國還處于交通基建快速發展期,為了引導交通運輸基建低碳發展,建議關注交通基礎設施施工期碳交易問題。

      完善行業碳排放技術標準方法體系。基于全國碳排放技術支撐體系,在國際減排方法學和技術支撐下,結合我國已有的碳排放技術體系,研究制定交通運輸領域碳排放核算方法,構建完善行業碳排放技術標準支撐體系。

      構建完善行業碳交易數據支撐體系。加強行業碳排放數據統計和監測能力建設,搭建交通碳排放數據采集與集成平臺,建立有效的碳數據監測、統計和管理體系,為行業碳市場長效、健康發展提供扎實基礎。

      作者系交通運輸部環境保護中心

       

      編輯:敬之

      行業數據 更多

      <i id="n80qk"></i>

      <b id="n80qk"><small id="n80qk"><dl id="n80qk"></dl></small></b>
      <b id="n80qk"></b>
      <b id="n80qk"></b>
    2. <xmp id="n80qk"><source id="n80qk"></source></xmp>
      1. <tt id="n80qk"><address id="n80qk"></address></tt>

        啪啪啪视频高清